省医院心血管医生获ADR带教术者国际认证

2021-11-25 12:09:46来源:西安新闻网
来源:西安新闻网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赵随 2021-11-25 12:09
字体:
分享到:

日前,中国冠状动脉慢性闭塞病变介入治疗俱乐部2021年度会议在上海举行,陕西省人民医院心血管内一科医生张勇获得ADR带教术者国际认证。据了解,获得该认证的专家全国仅22位、西北地区仅4位。

攻克冠脉介入治疗最后堡垒

冠状动脉慢性完全闭塞病变(CTO)被公认为是冠状动脉介入治疗(PCI)的最难点,是冠心病介入治疗领域的“最后堡垒”,也是冠脉介入领域全球性的热点。由于成功率低、并发症高,曾被众多心血管介入医生视为畏途。目前,治疗CTO 的三大技术主要包括:正向技术、逆向技术和ADR技术。通过三种技术的灵活综合运用,及时变换手术策略,能够将治愈率提高到95%。ADR技术对于医生的综合素质要求极高,不仅需要熟练掌握正向技术、逆向技术,并且极其考验医生的手术技巧。作为西北地区最年轻的国际认证ADR带教术者,张勇潜心攻克ADR技术难关,开启了一名心血管内介入医生从专业迈向卓越的进阶征程。

张勇从2018年开始准备,仅理论储备时间就花了8个月时间。他几乎看遍了所有与ADR技术相关的国内外资料和文献,研究了多位该领域突出专家的技术手段与观点。就连吃饭、睡觉、走路,都在脑子里反复演练整个手术过程,不放过每一个细节,到了近乎痴迷的状态。

张勇说,心内科工作节奏快,白天没有充足的时间思考技术问题,他总是在半夜12点以后,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在办公室里潜心思考,常常是一夜未眠。由于ADR技术处在冠脉介入治疗的“金字塔尖”,2015年开始从欧美国家传入中国,掌握该术式的中国专家极少,中国尚未形成自己的专家共识。作为较早开展ADR技术研究的医生,他在技术攻关的前期,甚至没有同道能够一起交流讨论,很多技术难题只能靠自己摸索。

夯实理论基础后,又面临从理论到实践的巨大跨越。为了获得与为数不多的技术大咖交流的机会,张勇利用休息时间带着自己的手术视频,参加各种行业会议,只是为了能够在会议间歇请教一下业内大师。他还常常飞往北京、上海等医疗技术发达地区,找机会现场观摩手术。每当在现场看到自己曾经疑惑的技术细节是如何开展的、苦苦思索的技术难题是如何解决的,总有一种豁然开朗的狂喜和兴奋。有时候也会碰到临时取消手术、与ADR技术无关的手术等意外情况,也只能空欢喜一场,失落而归。

除了理论与技术的考验,CTO医生还要做好特别能吃苦的准备。冠心病高峰时期,手术量大增,最忙的时候,整个介入团队手术时间有时长达24小时,从头一天的早上八点,做到第二天早上八点,等到手术做完,已经身心疲惫。张勇回忆,最长的一次CTO手术做了7个小时、尝试了三四十次才成功。“当时已经很崩溃了,不断告诉自己,再坚持一下,终于坚持到最后一刻,成功了!”由于经常操作导丝,他的右手食指常有炎症,大拇指由于肌肉劳损,偶尔会关节活动不灵。长时间站立,手术结束后小腿时常一碰就疼。此外,CTO-PCI手术常常会面临很多突发并且致命的危险情况,需要冷静快速准确地处理,因此高难度的手术本身给医生带来了巨大心理压力。“心血管医生的技术之路,没有坦途可言。”张勇感慨道。

每一场ADR手术都是惊险的绝处逢生

第一例ADR手术成功后,张勇又喜又优,既有成功后的喜悦,又担心这种“史无前例”的风险。在“成功是常态,失败就是一条人命”的职业生涯中,每一场手术都是生与死的殊死较量。为了保证这位首例病人术后安全,他又是几天不回家,守在病人身边。今年8月,张勇接诊了一名73岁的CTO病人。一般来说,手术医生会首先尝试正向技术和逆向技术,以便减轻患者的医疗费用压力。然而,这位患者右冠脉100%闭塞,入路(残端)不明显,主支血管多处迂曲,不具备开展正向技术的条件;间隔支逆向侧支较差,因此也无法进行逆向穿刺。但病人右冠脉远端着陆区粗大,为开展ADR技术创造了条件,成为这场手术的重要突破口。由于病人本身心脏较大,不能承受较长时间的手术,同时,手术过程中还要随时应对血管迂曲、钙化以及内膜血肿等多种难题,这就对医生的手术思路和个人技术提出了更高要求。

在确定使用ADR技术后,张勇利用Corsair微导管,选择适合的导丝进入血管内膜,结合专用器械Stingray球囊通过血管内膜下重新进入远端血管真腔。在团队默契配合下,1小时后,成功开通了这例高难度右冠CTO。术中病人无任何不适和并发症,三天后患者康复出院。ADR技术快速高效的特点,明显缩短了手术时间,为心功能差不能长时间耐受手术的患者提供了最佳手术策略选择。

从曾经的奋战7小时到如今的快速高效,是理论储备的完善、实战经验的积累,更是对于技术的不断思考和追求进阶的工匠精神。十年磨一剑,如今,张勇已经成功开展40多例ADR手术,并受邀参与编写《ADR在CTO介入治疗中应用中国专家共识》,指导和规范ADR技术在CTO介入治疗中的应用。他回忆整个历程时说道,“当时选择攻克ADR技术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解决更加复杂高难度的问题,让病人受益。在熟练掌握逆向技术后,我本人的冠脉介入水平进步再次遇到了瓶颈,学习ADR技术变得更加紧迫,也希望自己能够脱离舒适圈,在技术上更进一步,其实克服困难的能力也是一种能力,我就是喜欢不断去挑战,去突破,用积极的心态挑战不可能。

西安报业全媒体记者 马相

长按二维码,识别分享文章!
【编辑:赵随】

阅读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