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峰:九嵕山下的阎纲

2021-12-07 09:27:20来源:三秦都市报
来源:三秦都市报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章学锋 2021-12-07 09:27
字体:
分享到:

■柏峰

听说阎纲先生回到九嵕山下的故乡,早就想去拜会老人家,又生怕搅扰了老人家,心里甚是犹豫。前几天,和周明老师通电话,顺便表达了这个想法。周明老师告诉我,阎纲先生近期身体欠安,去吧,去了不要多说话。

阎纲先生是著名文艺评论家和散文作家,且不说在过去的年代驰骋文坛,奉献出《文坛徜徉录》等名震一时的文艺评论专著,为改革开放年代激情澎湃的文艺发展鼓与呼,就是他至今写作不辍的散文已然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记得前些年,阎纲先生曾经惠寄过《我吻女儿的前额》散文集,情真意重,读后令人心情久久不能平静。阎荷是阎纲先生最疼爱的女儿,也是非常优秀的文学工作者,文文静静,犹如一枝在平静的湖面上亭亭玉立的红荷。在北京的一次会议上,有幸认识了她,那时,我应一家出版社的要求,校注古典长篇小说《何典》,后来以《鬼话连篇录》为名出版,其中的校注后记,阎荷很感兴趣,发表在《文艺报》的副刊上。可是,不久,就听到阎荷患病的消息……阎荷不幸也有幸,她美丽的容颜和顽强与病魔做斗争的精神,永远存留在她父亲的优美而悲情的文字里,就像天幕上一颗熠熠发光的星不会消失。

天气真好,难见冬日的阳光这么灿烂。在病房,阎纲先生全然没有丝毫的病容,坐在电脑前认真地忙碌着,他除过继续写作之外,还在紧张地编写《醴泉作家记盛》书稿——这是一件耗费力气的大工程。阎纲先生告诉我,前些日子,发现房颤,经过医院的治疗和家人的精心护理,现在已经好多了,身上渐渐有了力气,便继续进行这项大工程。忽然想到鲁迅先生曾经说过,要“赶快做”——是的,人的生命没有逆流,珍惜并抓紧时间,来做自己情愿做的事情,这是近乎悲壮而勇敢地与生命赛跑。

阎纲先生谈兴甚好,提到与周明老师的往事,开心地大声笑着,他给我说,写文章他最佩服的是鲁迅和孙犁先生,先不说鲁迅先生,孙犁的《亡人逸事》写得真好,短短的篇幅,平淡的文字,却令人久久回味无穷。孙犁先生的《亡人逸事》在报纸上初发表的时候,我也十分喜欢,曾经剪贴保存下来。孙犁先生是艺术风格非常鲜明的作家,尤其是他晚年的作品,真是当代文学的绝品。我时常想,能把文字写到这样的地步,是得乎于天也得乎于地,更得乎于人。

我认识阎纲先生,是先从读他的《<创业史>与小说艺术》开始的。阎纲先生与柳青很早就有交往,深入采访过这位为当代文学奉献出“史诗”般作品的伟大作家,他写柳青的小说艺术论极有激情也论析精彩,记忆尤深。阎纲先生身居京城,虽然见面的机会不多,但是,他总是记挂着,时而总能收到他的新著。

现在,即将鲐背之年的阎纲先生回到九嵕山下的故乡,正应了“叶落归根”这句老话,其实,不管人走得再远,心里的“故土情结”是永远割舍不了的根。按照约定,我把阎纲先生的情况用微信告诉周明老师,他回复:

“这,太好了!”

来源:2021年12月05日星期日A6版《三秦都市报》

作者系陕西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渭南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


长按二维码,识别分享文章!
【编辑:章学锋】

阅读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