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伴

2021-12-25 09:21:08来源:西安晚报
来源:西安晚报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雷莹 2021-12-25 09:21
字体:
分享到:

◎韩彬

去坝上草原旅游,我是一个人报名出发的,旅行的第三天来到了蛤蟆坝,据说蛤蟆坝是坝上最美的风景区。其实这一路上的风景都很美,今天大巴车行驶的地方叫作桦树沟,一个两面是起伏的山峦,中央是或宽或窄的平坦的沟谷地,放眼望去,非常秀美的山川,蛤蟆坝是桦树沟的一部分。

早晨九点多钟,旅游大巴车停在了蛤蟆坝景区,我们四十多人下了车,走了一段马路,再走一段土路,来到了一个小湖边,湖水清澈透亮,像镜子一样反射出倒影,尤其是对岸的风景,更加吸引人的眼球。这个湖泊的位置,处在狭长平缓的川地中央,在川地的两侧,是青色翠色红色黄色点缀的山坡,这个湖就在山谷的最深处。

这个狭小的湖泊,一面拖着长长的尾巴,去了一座山的脚下,在山脚下开始,有一条很长的木质栈道,自小湖一直通到了半山腰,站在栈道的最高处,可以拍摄小湖的全景,也可以近距离接触山腰上的彩色树林。车上的旅伴基本都走的是这一条线,他们纷纷上了木栈道的楼梯。我却没有跟随他们的脚步,因为我更喜欢眼前的景象,沟里的湖水太吸引我了。

我选择了一条独立的路途,我想直接下到湖水边缘拍摄更清晰的风景,然后再沿着水边走到湖的对岸去,湖对面的风景更是美丽,我想小湖不是很大,用团队规定的三个小时转一圈足够了。我拿定主意就这么办。

从平地到湖水边有很深的斜坡,足有五十米左右,有些陡峭还有点滑,且都是干燥的沙石,不过沙石上长满了草,我每跨一步都稳定了再往下一步,斜着往下走更安全一些。我掌握了基本步伐,很快就下到了沟底,镜子一样透澈的湖水,尤其湖对面的那两棵白桦树,它们的树冠已经变红,像两个恋人紧紧地挨着,身影完全映在水中。天空蓝得没底,像一块蓝色的大幕,凹陷在水中。在我站的这边,左右也长着树,树叶一半是红一半是绿,我不停地拿手机拍照片,那两棵情侣树的倒影是最漂亮的景象,我拍了好多遍,离这两棵树近距离的侧面,长了好一大块芦苇和茅草,北方的芦苇,和茅草差不多,芦苇和茅草堆在一起,还真有些江南的味道。

沿着水边向木栈道的反方向行走,这边的湖水弧度较开阔,我想很快便能走到对面去,侧面的一大片芦苇连接着两岸的水流,往上看是另一座山峰,山腰上的树木更加五彩斑斓,真是太美了。我想如果去了对岸的田野,再朝山上面望去,那一定是美不胜收的好风光。默默地往侧面行走着,天空蓝得没有一丝云彩,这是接近正午的阳光,早晨起来穿的还是棉衣,后来下了大巴车穿的是夹克,这一会工夫气温上升得太快,我干脆把夹克脱了缠到腰上,瞧瞧这个嫩老头还是很精神的。

湖边的小路许是有过很多人走过,虽然是沙石路面,但是上面有草和落叶,一点也不滑。我加快了步伐,很快就走进了芦苇丛中,芦苇丛中只有一条小道,跟稻田里的田埂一样,走着走着脚下就全部是茅草了,一会这茅草就断了一截又一截,我跨越了好几个土凳子一样的埂,再往前走就全都是茅草和水草的平面,我想如果踩空了一下子踏进了水里怎么办,我出来玩就穿了这一双鞋子。芦苇也越来越密集,我停了下来,站在这里往湖水里望去,拿着手机拍了几张照片,芦苇已经长出了白絮,映衬清澈的湖水,照片上的风景很好看。当我想要前行还是后退时,离我一丈多的前面出现了一个女人,一个很美的女人,她是我的旅友之一。

她正朝着我走来,我说前面能过去吗。“过不去了。”她说,“前面的草都浸在水里了,不敢再往前走了。”我还是不甘心,说:“对面的风景多美呀!我们都下来了,不过去看看多遗憾呀,要不我们往上面走走绕过去?”“行呀,韩老师!”导游向旅伴们介绍过我,说我是一个作家,旅伴们都纷纷叫我老师,说实在的,我没有当过一天老师,倒是写过不少不成器的文章。

从侧面往上走都是芦苇丛,地上铺满了茅草,随便踏上去都很松软,且没有水淹到鞋帮子上。她先前是从这一边下来的,她没有从大斜坡上下到湖边。她说,老师你尽管走,这一片草上面没有水的。虽然说没有很深的水,但还是很潮湿的,因为有不少潮湿的脚印。

走出了芦苇丛,眼前出现了一片菊花,花开得不是很艳丽,而且有些稀疏,我想这里毕竟是塞北草原,土地几乎都是沙石组成。这些菊花不仅仅是一种装饰,还是一种中药材。沿着这一片菊花往上延伸,有一条公路,就是我们大巴车来时的路,在路的另一侧,就是一座五彩斑斓的山腰,这一座山与木栈道上的那一座山遥相辉映,其实都不怎么高,但是山腰上的树林都美到了极致,尤其处于我这边的这座山。

她跟着我走进了菊花的原野,我转过身去看着她,我想停下来看看周围,同时仔细看看我的这个旅伴。

在写她的时候,我先听了一段马克西姆的钢琴曲,《加勒比海盗》,这个男人太帅了,他能让你突然感动!重新注入灵魂。

我爱的女人,她就在你的身边。

阳光洒在我的身上,阳光洒在你的脸上,阳光洒在山腰间,一片黄色的白桦树,围绕着红色的低矮植被。

你站在我的面前,我的心里永远都是你的眼神!

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记忆,就是有一个人你一直爱着,她就活在你的身边,但是你们不能相见,世间最美的风景是什么呢, 你和她在遥远的地方,你们相见了,当然这是不大可能的事,但是你身边的这个人,太像了,来了来了,连绵起伏的山峦,连绵起伏的沙丘上,苦涩的菊花在盛放,起燃,重新注入灵魂。

“我突然想起了马克西姆的钢琴曲。”

“老师,你说什么?”

“我说克罗地亚的天才钢琴家,马克西姆,帅哥!”

“老师,我说你才是帅哥,你帅呆了。”

“你既然认为我也很帅,那么你以后就不要再叫我老师,叫我一声韩哥就行。”

"韩哥,我也是想这样叫你,可是,你写的诗太棒了。”

车上的导游朗诵过我的短诗。

人生就是各种奇遇组成的舞蹈,就是男女之间的奇妙遇见。你忽然出现在我面前,我想说,如果我是一个超级明星,在舞台上演奏时,万籁寂静倾听中,是星星点点的烛光在闪烁,琴声悠悠我心,我在忧郁之中弹完了乐曲,全场的观众站起来了,我在微笑中寻找着你的眼睛。这样的文字是什么,川端康成笔下的少年,在与舞女分别的时刻,偷偷流下了失望的泪水,人生就是一种忧郁中的虚荣。

我和她都拿着手机拍摄山腰上的景色,我把这一片古菊也放在了镜头里。望着眼前五彩的山腰,我悄悄地关注着她,她们真是太像了。身高体形和脸部的表情都特别相似,尤其是那一双眼睛,天真烂漫,楚楚动人。她看着你笑了,你也跟着笑起来。她们都是披肩的长发,刘海都有一点自来的卷发。

“你站在那里,我给你拍几张照片。”

她笑着说:“那么丑拍什么呀。”

“你又年轻又可爱,应该多拍一些照片。”

“都快四十了,老了。”

“我都快六十了,感觉我还很年轻。”

“韩哥你真不像那么大年龄,我觉得你只有四十多岁,穿着够时髦的,简直帅气十足。”

天真无邪的女人总有一种美好的感觉。

她已经快四十岁了,我感觉她还停留在二十五岁。

十几年前,在秦岭的小溪边,他认识了她,那时候他刚刚四十岁,她刚满二十五岁,他们在一个凉亭里读书。他读的是世界名著,她读的是英语书。他当时是一名小有名气的诗人,她是这里山村小学的一名教师。四十岁的他白净文雅帅气,外表形象很年轻,一点也不像四十岁的男子,看上去至少年轻十岁。她看着也非常小,白皙的肌肤,一头披肩长发,有点卷曲的刘海,一双眼睛黑白分明,天真无邪的笑容,穿着夏天的荷叶色短袖,一条牛仔短裤,胸部不丰满但坚挺,两条修长的腿特别白嫩。他觉得她只有十四岁。二十年前,他读过《伊豆的舞女》,他想起了那个在温泉浴场洗澡的小姑娘,他想起了那个二十岁的大学生。

他先是一个人坐在花椒树旁边的白石头上看书。后来她来了,她在对岸的石阶上读英语。他背着黄色的书包,书包除了书,还有矿泉水和面包。她就拿着一本英语书。他不懂英语,只是感觉她叽叽呱呱的声音很好听。他看书看累了,他就抬起头看青翠的山林,有时候看天空的白云。当她来了之后,他有时会偷偷地看她。姑娘有时候站在树下读,有时候坐在石阶上读,他看她的时候,她往往正在大声朗读。她停下来的时候,他正在认真阅读。他知道她也在悄悄关注着他。

他们的眼睛对在了一起。世界就像是一张褪色了的照片。山上的树木郁郁葱葱,清凉的风从姑娘的胸口吹了过来,舒爽的感觉从她的身边散到了花椒树上面,一只红色的蜻蜓,它从对岸盘旋到她的手臂上,它停下来不走了。

这是一个夏天的午后,他们都在阴凉的山谷里读书。溪水的两岸都是山中的小路,几乎没有人打扰他们,只有山上的树木亲近着他们。这是宁静的夏天,火焰燃烧的是山上的石头,溪水把清凉的空气移入他的心扉。

他听见了她的呼吸,她嗅着花香而来。树上的叶子在摇曳,蝉鸣声起伏不断。蝴蝶和蜻蜓在野花间嬉戏。她从对岸走到了他的身边,其实是走到了凉亭里,她离他越来越近。柿子树的叶子,核桃树上的叶子,遮着炎热的阳光,轻轻的风吹过溪水的时候,冷水鱼在鹅卵石中穿梭着。

爱的火焰都是从一双眼睛开始的,他们从互相的默视开始转变成了直播。影视剧中的女孩子都是茫然无措地看着一个男孩,而他眼前的她不是这样子,她非常直接特别率真!

“你每天都在这看书吗, 我这几天都看见你在这。”

“ 噢,最近我经常来这里,山里面凉快。”

“ 你是干什么工作的,怎么这么清闲。”

“ 我是一个作家,闲暇就喜欢一个人乱跑。”

“ 我们学校放暑假了,我也天天闲着没事。”

“ 你是一个大学生,这里不是有几所大学吗,你放假了没有回家?”

“ 嗨,我早就毕业了,我是山上这所学校的老师。”

“ 你都毕业几年啦,看不出来,我看你好小,就是一个小姑娘的样子。”

“ 谁说那么小,都快二十五了,不过人家确实还是个姑娘。”

“ 你没有男朋友,没有恋爱过,你可真是太单纯了。”

“ 我还真是没有恋爱过,恋爱是什么感觉呢。”

“ 这个你要自己去体验,要不然你把这本书看看,你就知道了。”

爱是什么感觉呢,我让她看我手里的这本书,《挪威的森林》。

爱是什么感觉呢,你想吻我吗,你爱我吗,你说“我爱你”。

这些都是视频中的台词。在悠闲的时间里遇到你,在夏季的凉风里遇见了你。这些都是爱的感觉。

你们开始在一起看书,一起上山下山。山上的花椒树、柿子树、核桃树,还有松林见证了你们的过程。在上山的途中,有一片竹林,非常让人稀罕。在秦岭的北坡,竹林是令人感动的风景, 你们就从山路上往下走,进入到竹林深处。这些竹子因为生长在溪边的坡坡上,显得茂密又挺拔。

你摘下几根竹叶在手中,又摘了一把白色的野花,你把这些花送给姑娘,你们谈人生谈读书的感受。

“这个竹林的竹子长得太清秀了,很像我童年时光的再现。”

“我最喜欢这一片竹林了,尤其是冬天,树叶子都掉下来了,只剩下这一片竹子是绿色的,在我们学校周围,我最喜欢来的地方,除了溪边的那个凉亭,就是这一片竹林了。”

“冬天的时候,那些柿子树上的柿子,有许多一直都挂在树上,像红色的小灯笼高高挂着,你对着这些柿子微笑拍照,那个背影绝对好好看呀。”

你边走边听着姑娘的述说,同时去抓一只蓝色的蜻蜓。你抓住了一只蜻蜓,这个小家伙在你的手中轻轻地挣扎着。

你们来到了小溪边上,沿着小溪往上走,会很快走到凉亭那里。溪水岸边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石头,你穿着旅游鞋,她穿的是一双白色的凉鞋,你怕她摔倒,不由自主地抓住了她的手,你们手挽着手往上爬坡。

冰凉的溪水从山上下来,你们感觉透心的凉爽。你们一直十指紧扣,你们谁也不想放手。你穿着一条有很多破洞的牛仔裤,一件红色的T恤衫。她穿一条白色短裤,红色的短T恤,胸口鼓鼓的样子,特别诱惑你。你背一个双肩背包,里面是喝的水和小食品,当然还有书。你们说好了要一起读书。

她紧紧地攥着他的手指,有时候她胸部的侧面动不动就碰他一下。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一幅画面,他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在溪边的草丛间,他们躺在地上看着天空说着话儿。他越来越喜欢这个可爱的姑娘了,他开始幻想她温柔的身躯,而不仅仅是她清纯的眼神。

“你看那有一只好大的黑蝴蝶。”

“你听,那个鸡爪树顶的喜鹊飞下来了。”

“《挪威的森林》好看不?”

“好看,就是把人家看得脸红。”

“你脸红什么,你比书里的人物大多了。”

“人家还是小姑娘呢。”

“你已经是大姑娘了,傻傻的大丫头片子!”

“你胡说什么呢,这个日本人写得的确很露骨。”

“一点也不露骨,我觉得非常美,不光是美,更多的是美好。”

天气忽然有了点阴影,继而这个阴影变得越来越大,好像要下雨了。

“天会不会下雨,如果打雷闪电就有些害怕了,不过咱们这里不像南方,一年打不了几回雷。”

“咱们是不是要提前回去?”

“管他呢,咱俩不是有凉亭吗?才来,咱们好好坐一会。”

你们紧挨着坐在凉亭里,天空开始起风了,山谷里的风,既凉爽又干净,你们感觉到舒服极了。

你开始抚摸她那瀑布一样的长发,如此安静地听着她的话儿。

“你说你都四十岁了,我怎么看都不像,你就是一个帅哥哥,大小伙子。”

“你说你交往过多个女朋友,后来怎么样了。”

“我不说了,一会你可能会说我嫉妒别人,我一见你就可想说话。”

你把她往自己的怀里拉,她并没有往后躲,反而主动钻进了你的怀抱。你们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天空下起了一阵大雨,然后是淅淅沥沥的小雨。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清香,蝴蝶和蜜蜂在花丛中翩翩起舞。周围没有一个人,你们一直拥抱着,她双颊腾起来红色的彩云。

天空又放晴了,一条彩虹在你们的头顶上绽放,浓郁的香气从翠绿的树林吹来,不断有一丝丝洁白的云雾自松林中飘散。

她把头埋在他的胸口,他的手一直停留在她的肌肤里。她要他继续讲述爱的故事。

什么是爱的故事,你告诉她,我和你拥抱着,爱抚着,你和我,就是爱的故事。这眼前的秦岭山脉已经溶入了我们的血液,我们拥抱着肉体,我们的记忆就会永恒。

你平滑的肌肤需要十指的爱抚,这个世界就是佛说的欢喜。

我们享受着这一刻。

天上的彩虹是什么,天上的彩虹就是我拥抱着你,你便拥有了我的梦想和生命!

他们的故事持续了两年,他们获得了真正的爱情。

她们之间为什么那么相似。

我拿着手机给她拍照,在她的脸庞及身体寻找她与她的区别。十五年过去了,她早已不在这个人世(为了救一个落水的学生)。但她那天真可爱的笑容,一直都没有在他的脑中消失过。

“你也是一个人出来玩的。”

“就是,我有十天的年假,家里有孩子上学,我只能一个人出来玩了。”

“怪不得我看你总是一个人跑着拍照什么的,我也是一个人玩,我现在特别喜欢旅游。”

我们一边往前走,一边聊天一边寻找着去小湖对岸的入口。

她把白色的衣帽又拉了下来,然后干脆把外套脱了也缠在腰间。

“太阳真好,早晨还穿羽绒服呢,这会儿穿一件T恤就够了,这个地方太有趣了,从冬天到夏天就是一会儿工夫。”

我从侧面看着她,她的短衫是淡淡的蓝色和淡紫色搭配的,加上她特别白皙,这种双色T恤特别好看。

我们在古菊花盛开的田野往下走,菊花田是环绕的坡形,靠近马路这边高,靠近湖水的一面低。马路上几乎没有一辆车,离这块土地大约一公里的地方,我们的旅游大巴停靠在马路边上。我想从这里回到车里会更方便些。

艳丽的花朵,虽然有些稀疏,但是集中看过去,还是很壮观的,从地里往山坡上看那些五彩的树叶,如同在梦境中行走。

她在我的前面走着,一边走一边把双臂展开,脸朝天空仰望,稍带卷的淡黄色长头发披洒在身上。

我跑到她的前面,用手机抓拍,她抬起了头,双目微闭,挺胸展翅翱翔蓝天,我迅速把这个幻境中的女人,一大片古菊花,山腰上的五彩树林,一起放在了镜头里。

世间的一切都有烦恼与无奈,幸福往往是擦肩而过。最美的风景就是最美的爱情!人生往往就是不间断的遐想。女人都懂得如何是最好的姿势。

她行走了几步,找到一块开阔的草地,继续展翅欲飞,她不断地旋转跳跃闭着眼睛,我给她拍了很多照片,又录了视频,这美妙的瞬间,铭刻在记忆中,比这眼前的湖水更加迷人。

“你这样旋下去,会不会头昏呀?”

“不会的,这个地方风景太美,我完全放松了心情 。”

“你不知道,在单位上班,时间久了,太无聊了。”

我说怪不得几天的游玩,总是见你一个人跑。

你不也是一个人在玩吗。

我说,这不一样,我是一个人放眼世界,一个人等待幸福。

“韩哥,你等待谁?”

“我等待着一个活在我心里的人。”

金黄色的古菊袭来阵阵的花香,红色黄色的树叶点缀着目光,阳光也照射出来七色的光线。草地上,有一群小小的蝴蝶在飞舞。往前走是一片树林,通过那个树林就可以进入小湖的对岸。

这些树的叶子还没有变黄,都是苍苍的翠绿,大小不一样,特别的密集。我们慢慢寻找到一个入口,走进去后才发现,中间有一条水沟,水可能从很远的地方流过来,这个水沟深浅不知,那个美丽的湖泊就是这水沟里的水集聚出来的,水一直在往湖里面流动着,这水沟在密林深处,在外面根本就不能看见。

我和她看着这条有一米多宽的水沟,寻找着容易跨越的地方,终于找到了一个口子,要先往下走几步,然后要抓住对面下垂的大树枝,再一脚跨过去,不然很容易掉进水里。

我抓紧了那根树枝,猛然一步跨越了过去,然后我把那树枝压低,她抓住了后猛然开始跨越,我站在这边接应她。她也许太猛了,一步跨越了过来, 我伸手接住了她,同时把我压在了斜披上面,我幸亏抓紧了一根树枝,不然我们就掉进水里了。

她紧紧贴在我身上,我用力往上移动,很快爬了上去,我把她一直抱在怀里,她比她要丰满许多。为了提防她滑到水里,我的一只手把她抱得很紧,她也在用一只手抓着上面的草,我们都在想办法往前移动。

上来后我和她很自然就分开了,她一面整理自己的衣服,又转身到后面帮我拍打那些枯草。

“谢谢韩哥,累死了吧!”

“不累不累。”

“还说不累,跟小伙子一样,刚才把我抱的气都喘不来了。”

我赧然。

把衣服都扑干净了,出了这个小树林,又是一片荒野的枯草,也许有很多人从这走过,枯草早已被人踏出了一条小路。我们顺着小路就来到了对岸的田野。这边的田野更广阔,金黄色的古菊花一望无际,我们一边拍照,一边不停地聊天。对岸连接山腰的木栈道离我们越来越远, 那些旅伴们都在栈道上面,只有我们俩在这边赏花。

“韩哥,这边这么漂亮,竟没有人过来玩。”

我若有所思,喃喃道:“只有我们俩在这里多好,我曾经在诗中写道,世界只剩下我俩该有多好。”

“可能吗,诗人真会幻想,不过我更喜欢一个人呆着,一个人可以听音乐看书,一个人到处去走走。”

我含笑不语。

这些古菊实在是太美了,在菊花盛放的原野上,有零零星星的几棵白桦树,它们的叶子有的是金色,有的还是浓浓的绿荫。她站在花丛中,腼腆害羞的是花朵。

“我想起了一段台词,是这样的,你向我悄悄地走来,我想请你喝一杯咖啡。”

这个美丽的女人真聪明,她站在我的面前,微笑着说道:“你悄悄地来到我的身边,我们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我微笑,思绪又一次飘向了十五年前秦岭山中那个夏日的午后。

长按二维码,识别分享文章!
【编辑:雷莹】

阅读上一篇:第一桶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