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帖

2021-12-25 09:29:16来源:西安晚报
来源:西安晚报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雷莹 2021-12-25 09:29
字体:
分享到:

◎殷常青

雪意

某个时间里,大雪如席,

所有的人都站在自己的阴影里,

无数河流,停止了波涛汹涌。

如同灯光记住了黑暗,

雪给时间一个赞美,也给它一个跌落,

我记住了这样的词汇:

篝火、滚动、白发……

羊群在远处来回走动,

我听不到它们吃草的声音,

我只记住了这样的词汇:

凛冽、安静、弥漫……

某个时间里,我遗忘了春天还会开花

树木会绿,草坪会醒来,

人们在街头散步,对着那些小小的蜜蜂发呆。

光滑的河面上,倒映着天空和云彩,

也散落着枯叶和尘埃,平原上那些经过的风,

向将要发芽的苹果树说着雪的意思。

你的白云没有丢失,要和朵朵棉花,

一起穿在身上,成为春天默契的近邻,

要一起慢慢绽放,慢慢学会从容和灿烂。


风吹

风吹。这首诗许多人写过——

许多人这样写道:落叶滚滚

似有不尽之意,败北而去。

风吹。江山不留下一点空白,

骏马闪烁,暗礁出炉。

——一首诗仿佛写到了山水诗的源头。

风吹。一只飞蛾喜欢上灯火,

旧月光,喜欢上一地霜寒。

那么多风吹,容易爱上,也容易厌倦。

风吹。多么蔚然的技艺,

顺着你的意思,草木皆兵,

顺着诗歌的意思,吹皱了旷野与地图。

风吹。犹如被一首诗命令:

歌唱,悲怆,翻阅书卷——

吹折声色犬马,吹破江河浮脉。

风吹。多少诗被这样写出:

山重水复,过眼烟云,

风筝挂在半空,鸿雁云泥。


北窗外

夜未央。北窗外——

月亮隐约如小哀歌,

如那些悲凉的美和庄严的虚无。

一座旧灯塔在塌陷,

被它照见的事物,

在深海中闪现,散落,消失……

一粒流星在天穹滑行,

它的轨迹如一道明亮的河床,

埋葬下一只古老的沉船。

北窗外,如你所见——

昨夜西风凋碧树,

江水拍岸,卷起千堆雪。

树木,空着身子,

但缀满鸟鸣,

如记忆中的另一个片段。

群山静卧,时间滴答,

那么多人埋头,

忙于保暖,忙于在尘世发声。

夜深沉。北窗外——

也有人在失眠,

沉浸在一本翻开的诗集里……


独饮

风声先于鸟雀飞向天空,

落日从山巅落入流水,

一个人在岸边,心无旁骛地独饮。

更多的人,从星光繁密处回来,

回到他手中的杯盏,他沸腾的身体里,

仿佛这世间有他,已不能更好了。

一个人在今日,饮下灼烫的往昔,

一个人坐在深秋的暮晚,

饮下一个世界的深爱与眷恋。

草木脱尽,灯火渐起,

一个独饮的人,慢慢苍老,

他心中的波澜,渐渐消散。

夜风如抚,月光如洗,

一个人在独饮,他是自己的杯盏,

也是自己的酒浆,一副举目无亲的样子。

风顺着流水,漫过河岸,

一个人,从水里听见了星辰走动的声音,

也从风里,听见时间的滴答……

夜更深了,一个人失眠多年,

一个人坐在泥沙俱下的水边独饮,

他和所有的水没有敌意……


浮云

头顶的浮云,一会儿白驹,一会儿苍狗,

先后向深远的蓝里移动,风中更渺远的事物,

似乎被一只蝴蝶收拢在两页翅膀之间。

远道而来的飞鸟,在浮云中盘旋,

平原上散漫的影子,裹藏下野花与草药,

平原上舒缓的河流,

从来不管草芥的苍凉与悲哀。

浮云移动,风在吹着,推动着,

如一匹匹古老的丝绸,

点缀着几朵蓝蓝的碎花,

颤动着,起伏着,依依不舍……

在茫茫空旷之中,像是多余出来的,

在村庄、屋舍、栅栏、田亩、果园……之上缭绕,

仿佛想要把它们抬高

——是啊。天空那么空,为什么不搬上去,

像那只鹰一样,像那只天鹅一样,

成为天空另一朵多出来的乌云或者白云。

河水在上涨,两岸是起伏的山坡,

浮云在上,在飞渡,在翻滚,

一对鸟雀,在尘土和阴影中,

一前一后,相互追随。


修饰

一个词语前面的词,可以引入审美,

一首诗不是面包,不是居所,

也不是瓢虫,但如果愿意,

你伸手就可以捉住。

一只麻雀,一定要让它飞出窗外,

它可以在破残的屋檐下孤单地生活,

也可以在自己的国度上空

和另一只形影相依。

一个秋天的黄金,有时叫作灰烬,

一个冬天的动词,有时更像秩序,

一个人和另一个人之间,有时是一道深渊。

一列离去的火车轰鸣,追随一场虚无之雪,

一道内心,孤悬出另一种意义,

时间之内,皆是过往,与意外闪现。

一个人没有听从神谕、经卷、占卜者——

我忘记了你,如果可以忘掉一个人,

我也忘掉了爱情,如果爱情可以忘记。

长按二维码,识别分享文章!
【编辑:雷莹】

阅读上一篇:一场秋雨(外一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