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雁塔下,仰望春天

2022-01-01 09:08:11来源:西安晚报
来源:西安晚报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雷莹 2022-01-01 09:08
字体:

◎路男

这个夜晚

一棵树,在窗外的夜色里独自呢喃

苍茫的云朵隐匿于月光里

曲江池寂静

大雁塔巍然挺立

一个人居家的日子里

浑身散发着无用之功

尤其在这个夜晚

每一根血管里,有蚂蚁在走动

疫情猖狂多日,在寒风中吼叫

让久远的繁华与坦然

与我隔窗相望。一颗心伫立悬崖

一朵莲花,或者一株三角梅

在不远处向我们挥手,述说团圆

风止,内心疼痛

雪停,目光焦灼

偶尔一声车鸣,总给我送来一束微光

有着阳光的味道,春草的芬芳

让这一双无所适从的手

紧握美好的消息

从这个安静又寂寥的夜晚出发

重拾人间光阴

开启幸福的春天之旅


雪落西安

好多东西都可以忽略,一声鸟鸣

一次可有可无的聚会

唯有这干净的白,默默地落下

大地和流水也可以寂静

唯有这苍茫

在瞬间能给这个城市送来慰藉

白茫茫的角落

一株三角梅吐露花蕊

她是一面旗帜,似灯塔

熠熠光芒,照耀着西安繁盛的明天


大雁塔周围的天空

云有时候是一阵雨的瞬间

或者有时候是一片片雪花的瞬间

苍茫的天空盛满了一肚子幽怨

需要倾倒时,谁也无法阻拦

慢条斯理地下,漫无目的地飘

直到让一个仰望天空的人

从此低下头颅,不再自恃高傲

阳光灿烂的那一天,总心怀欢喜

一声声惊叹

一次次回眸一笑

让抖落的音乐在喷泉的光线里跳跃

让满怀欣喜的陌生人

终于第一次看清楚自己模糊的身影

这未及躲避的人生,潮湿而明媚

这高耸入云的身影,低矮又厚实

停驻在唐城墙遗址公园

像雕塑一样,观南来,看北往

我居住在大雁塔以南,有时候

也会变成一尊行走的雕塑漫步大唐

看周围的天空,一会儿阴一会儿晴

却怎么也无法看透疫情下的人间

日月星辰遍布

远处的秦岭巍峨不语

我不能与他们划清界限,和他们一样

我的命运,伫立在辛丑年冬月

跨过这个门槛

一定会看见春天了


十二月,紫薇花开

正午时分,小区西门核酸检测

人与人相隔一米的距离

在这个特殊时期,早已习以为常

我们脸上的微笑

被口罩遮盖

内心仅存的丝丝温暖

在太阳的照耀下

迸发出血红的光芒

与隔离者相望,我们的守护

不值得一提。人非草木啊

望一望眼前挺拔而粗壮的梧桐树

才感觉金色的凤凰来得多不容易

这些枯枝干草,同样也怀抱坚毅信念

寒冬过后

春天的脚步就近了

“莫非这一次疫情很快就能过去

你们看呐

那一株紫薇树开出了一朵花”

谁说不是呢

紫色的花瓣向外张开

小小的花蕊

紧紧搂抱着阳光的温暖

那动人的姿势

透亮而充满力量

像一面火红的旗帜

深入到我们的心里


冬至语言

静坐在阳光下

他无法挪动的身体

蜷缩在自动轮椅里

每一个过往的背影,都很像他

行走江湖时留下的证据

此时,和他内心的海洋一样

继续保持长久的沉默

醒了,睡了

这周身的臃肿

让一个人的日月星辰颠倒了白昼

手背暴起的青筋、额头的伤疤

在暖暖的阳光下格外刺眼

他用得陈旧了,暴晒时间长了

注视的瞬间,就会爆炸

在世间这一刻,遭遇病毒

这不能躲藏的无奈

停留在冬至之日。他说

一定要和大地握手

与往后余生和好如初


隐约南山

寒风如袭

院落寂静

放眼的窗外弥散苍茫氤氲

楼宇低矮

阳光慵懒

远处的南山身披如隐衣裳

万物若隐若现,细细轮廓

勾勒出疫情下人世间所有沧桑

居家或隔离

坚守或凝望

刚毅的目光饱含春天的温暖

和他们一样坚强吧。从此刻起

忽略一杯茶

忽略一首诗

不能忽略从南山吹过来的一缕风

它会给我们带来好的消息

三两只鸟雀在枝头跳跃,鸣叫

南山脚下的溪水泛起涟漪

静看春暖花开

聆听晨钟暮鼓

那个祥和而幸福的美好时刻

长按二维码,识别分享文章!
【编辑:雷莹】

阅读上一篇:风雪过后,花开长安